Sunday, March 24, 2019

如何看待观点冲突

      最近因为一问题,感到十分苦恼。我发现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互联网都会发现与自己所持观点不同甚至相互冲突的观点。由此产生了疑惑,不同的人看待同一件事为什么会有不同的态度与看法?当这样的冲突产生时我们应该采用什么样的态度?便想写一下自己对于这件事情的一些思考与想法。

我为什么会对观点的不统一而烦恼

   
      这个问题正是我苦恼的原因:我意识到每个人的价值观以及思考问题的方式与角度不可能完全相同,由此而产生了观点意见的相互冲突。我知道这是一件无法避免的事情,但是我意识里对此现状感到不满与烦恼。

Saturday, March 09, 2019

整体主义倾向与渐进技术

        博文标题所提到的“整体主义”一词来自卡尔·波普尔的《历史决定论的贫困》一书,书中的“整体主义”是一种将社会看作一个整体的研究方法。而本文中讲的“整体主义”更偏向于一种思维倾向,或者说是一种思考问题的方法。

        在现代社会,我们每个人都会发现生活中或多或少的存在着各种问题与不如意的地方。就我自己而言,对于生活中不满意的事情有许许多多:

Sunday, February 17, 2019

18-19春节记录

不再一样的春节



——寒假归家经历与感受

寒假活动记录


    最后一门期末考试是在1月8号便结束了的,可是自己并没有急着那么早就回家,而是以“学习”为名在学校里宅了12天。在学校图书馆借了几本闲书来读,时间也是过得极快。
     20号前往姐姐的新家,因为那天周末,姐姐与姐夫也都在家。但是也并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可做。呆了两天就准备回家了。
      回到家中自然无事可做,从学校带了两本厚厚的书回来读,一本是Karl·Popper的《猜想与反驳》一本是塔勒布的《反脆弱》。《反脆弱》比较容易理解,可是很多时候都会感到无聊,而《猜想与反驳》虽有点难以阅读,不过内容确是非常有趣。
      在家里没几天,便是妈妈生日,但是今年我却没有任何礼物(有点惭愧)。大姨也到了家里来庆祝,然后便邀请我去她家玩,顺便帮表妹补习一下功课(不过我知道后面才是重点👀)。之后的几天一直到春节都一直在大姨家里。其间有去县城和高中的几个好友一起玩了 一天。

Thursday, December 20, 2018

《论自由》读书笔记

      从图书馆借来约翰·穆勒的论自由应该有两个月多了,总共读了两遍。第一遍读的时候,总觉得写得艰难晦涩,读完一段还要停下来想一下作者到底是说的什么意思。由于自己以前阅读的书籍大都是以小说为主。所以在阅读这本书时遇到了一点困难。(当然也有可能时由于译者太过忠于原文的原因,不是特别通畅)
但是读完这一本书,感觉自己还是收获蛮多的,也算为自己的行事提供了一个准则。

总体介绍

书籍一共分为五章。第一章导言的部分讲出了穆勒对于自由所持有的观点:人类应该拥有思想与感觉的自由;应该拥有兴趣与追求的自由;还应拥有联合的自由。同时个人或集体对于社会成员的干涉行为只能出于一个目的,即自我保护,防止他对于他人的伤害。无论是统治者还是社会公众,都有将自己的观念与偏好强加于他人的倾向,当一种观念成为社会主流时,我们还应该警惕“多数人的暴政”。

Tuesday, October 09, 2018

随便写写

关于自己以后的发展

      昨晚上外贸函电的课间,老师给我们分享了TED的一则视频This is what it's like to go undercover in North Korea | Suki Kim,是讲一位韩国女老师秘密的在朝鲜的平壤科学技术大学做教师的经历。视频中讲到“每节课都被记录汇报,每一个房间都被窃听;每一个对话都会被人听到;每一个空间和间隙都被金日成和金正日的肖像填满;朝鲜的每一个角落都是如此;我们被禁止讨论外面的世界;作为研究科学和科技的学生,很多主修计算机专业,但是他们却不知道互联网的存在,他们从未听说过马克·扎克伯格或者史蒂夫·乔布斯,脸谱网,推特--他们全然不知。”自己以前也听说过朝鲜对于人权的压迫以及愚民教育。但看到这部视频还是觉得挺悲哀的。
        过程中,老师还感叹到,真庆幸自己出身在中国,而不是说朝鲜。又觉得有点好笑,这不是五十步笑百步吗?我们虽知道脸谱、推特、谷歌,然而不能访问。朝鲜到处都是金大胖与金二胖的头像,而我们的社会则是随处可见的“社会主义二十四字箴言”;朝鲜教育不允许批判性思维,而中国语文教育教给我们的也是不加思考的接受与服从,只问是什么,而从没有让思考为什么。可是为什么老师就不能看到这一点呢?我想也与缺少批判性思维的教育有一定关系吧。
TOP